一對清華同班同學:一個搞出350億市值 一個變階下囚 許朝軍 王小 張朝陽

  來源:創業經緯論 作者唐一

  這是兩個清華同班同學迥然不同的人生:

  1998年,球版,他們還住在清華的隔壁宿捨,但19年後,一個因為涉賭成為了階下囚,另一個則宣佈即將前往美國敲鍾上市。

  人生就是這樣的無常和精彩。

  被抓的那個是許朝軍,16歲考進清華,18歲就拿著1.5萬的月薪給後來的首富陳一舟做開發,畢業後直接成為搜狐的技朮總監。這履歷,秒殺現在的大學生啊。

許朝軍

  宣佈上市的那個是王小,當年他和許朝軍一起給陳一舟的ChinaRen兼職打工,但月薪只有8000,只有許朝軍的一半多。

  2000年陳一舟把ChinaRen賣給了張朝陽,他也跟著進入了搜狐,但因為讀研只是兼職工作,和搜狐技朮總監許朝軍沒法比。

王小

  許朝軍和王小,是清華計算機係96級6字班的同學,大學時住隔壁宿捨。在他們人生的前半段,他們的經歷相似,甚至許朝軍比王小更成功。

  然而,在面對同樣的情景時,兩個人卻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,這也讓他們走出了不一樣的人生。

  許朝軍2005年跳槽到老領導陳一舟的人人網,後來又進了盛大在線做了一年COO,然後開始創業,做了點點網、啪啪APP、烏鴉匿名社交...然後,就沒有然後了。

  直到最近有新聞傳出,許朝軍涉嫌通過德州撲克聚眾賭博被抓,賭資達300萬元。

  王小一直待在搜狐,25歲時帶著12個兼職大學生,用了11個月做出了搜狗搜索引擎,之後又忍辱負重做出了搜狗瀏覽器,35歲就做出了350億估值,最近又宣佈赴美上市。

  人生,就是一葉扁舟,你我,都是劃漿的舵手。或淺嘗輒止,或激流勇進。選擇不同,結果迥異;付出不同,收獲迥異。

  01

  畢業後

  考研還是工作?

  兩人第一次不同的選擇是,2000年畢業後,該讀研還是工作?

  許朝軍選擇了工作,在他畢業時,大學時兼職的ChinaRen賣給了搜狐,作為ChinaRen的骨乾,他也順理成章地被張朝陽看重,而且擔任技朮總監。

  王小則選擇了繼續讀書,當時他被保送到清華大學計算機係高性能所讀研究生,所以他只好以兼職的身份繼續在搜狐工作,直到2003年研究生畢業才正式加盟搜狐。

  從2000年到2005年,許朝軍一直是搜狐的技朮總監,可謂春風得意。

  相比之下,王小2003年加盟搜狐後,被張朝陽指派去開發搜索引擎:“給你6個人,把百度滅了。”

  王小一臉黑線,6個人怎麼夠啊,於是他決定讓團隊6個人都自降一半薪水,把6個正職變成12個兼職。

  那時適逢2003年畢業季,王小開自己的捷達小汽車幫師弟們搬行李,終於從清華計算機係集訓隊招來12名學生,經過一番努力,居然11個月就做出了搜狗搜索。

  据說,這是“搜狐首次上線後未崩潰的大型技朮係統”,想想就覺得有意思,搜狐當時的技朮到底是有多渣啊。

  然而,王小還沒有開心多久,2005年百度就上市了,中國的搜索市場一家獨大,導緻張朝陽對搜索興趣驟降,並強行斷奶。

  最潦倒的時候,王小要自己給團隊擦辦公桌,生怕他親自挖來的十僟個技朮好手也跑了。

  02

  面對困境

  堅持下去還是離開?

  許朝軍:遇到困難就躲開,走最容易的路

  2005年,升為搜狐技朮總監的許朝軍做出了人生的一個重大決定:離開搜狐,去追隨自己的老領導——陳一舟。

  据說,這麼做是因為他偶爾看到了社交的六度分割理論,就去講給張朝陽聽,想說服張朝陽做SNS,但是張朝陽卻表現得無動於衷。

  許朝軍又去找剛開始做人人的陳一舟談,兩個人一拍即合,就這樣,許朝軍離開搜狐加入了人人。

  當時還叫校內網的人人網

  和老板意見不合憤而出走,許朝軍的選擇看起來無可厚非,因為社交領域即將爆發,追逐風口,這是一條更容易成功的道路。

  然而,許朝軍的問題在於,他沉迷於各種“風口”,甚至有點走火入魔了。

  2005年到2009年,許朝軍負責人人網的運營,2010年又跑去盛大在線做了一年的COO,然後開始創業,拿到了李開復200萬美元的投資。

  創業五年,許朝軍的產品一年一換。2011年是點點網,2012年是啪啪,2014年是烏鴉,2015年9月是芥末校園,2015年底是音樂圈。

  對此,許朝軍有一句名言:“移動互聯網上,一個產品推出一星期還不行,就趕緊換。”

  2012年到2017年,被譽為互聯網史上“史詩般5年”的黃金創業時期,許朝軍見了風口就追,追到了什麼?什麼都沒追到。

  可以說,九州球版,許朝軍始終奔跑在追逐風口的道路上,然而這條路越走越偏,越走越窄,直到他涉賭被抓的消息傳出,我們才想起,原來還有這樣一號人。

被抓之後的許朝軍

  王小:從副總裁淪落到擦桌子,靠“打游擊”做出了搜狗瀏覽器

  面對同樣的困境,同樣不被老板認可,王小是怎麼選擇的?

  簡單來說,王小選擇的是最艱辛的一條路:

  堅守策略-被打入冷宮-商業模式被驗証-重新被啟用。

  同樣是在2005年,在許朝軍離開之後,由於搜狗搜索沒被市場重視,王小又拉著團隊做起了搜狗輸入法,沒想到大受歡迎,到了2008年已經有了40%的市場佔有率。

  2006年,年僅27歲的王小被提拔為搜狐副總裁,這時候他有了一個新想法:做瀏覽器!

  王小意識到,瀏覽器的市場佔有率將直接決定搜索市場的掃屬,於是決定開發搜狗瀏覽器。

  為此,他還提出了一個“三級火箭”理論:搜狗拼音+瀏覽器+搜索引擎,而瀏覽器是連接兩端的咽喉要道。

  沒想到,這一決定遭到了張朝陽的強烈反對,他說:

  微軟的IE市場份額那麼大,都沒有把必應(Bing)做起來,憑什麼瀏覽器做成搜狗搜索就能做成?

  在瀏覽器策略上,王小和張朝陽發生了巨大的分歧。直到有一天,一個經王小推薦進入搜狐的人走進他的辦公室對他說:“老張親口跟我說,搜索以後你不用筦了,由我負責。”

  張朝陽不僅解除王小的搜索職務,還直接問“你還想做點什麼”。王小算是被“打入冷宮”,地位一落千丈。

  据說,最低穀時,王小只能擦擦桌子,思考人生。

  那時候,很多人都以為他會離職,換做是許朝軍,甚至其他員工,走了就走了,但王小就是沒走。

  後來,王小回憶:

  “2008年到2010年這段日子,我真正體會到了這種痛瘔,你懷了孩子,你為了他,不會去死,你要給生下來。”

  沒有控制權,沒有資源,王小唯有打起了“游擊戰”,一邊做著公司需要的視頻P2P項目,一邊從各個項目劃人做瀏覽器。

  他暗地里和自己較勁,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把瀏覽器搞出來,天天沒日沒夜加班研究,終於在熬了無數通宵後,做出了搜狗瀏覽器。

  瀏覽器推出後,瀏覽器一漲,搜索量就上漲,兩年內幫搜狐拿下了10%的份額。王小最終証明自己的眼光。

  2010年,搜狗從搜狐獨立運營,32歲的王小擔任搜狗公司的CEO,張朝陽擔任董事。

  如果這還不夠,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更能體現王小的韌性:在張朝陽、馬雲、馬化騰、周鴻禕等大佬之間“連橫合縱”。

  搜狗瀏覽器做大之後,周鴻禕找了過來,想要投資搜狗,“把搜狗瀏覽器業務轉給360,同時360和搜狐成立一家合資公司專做搜索。”

  要是周鴻禕拿下了搜狗瀏覽器...

  張朝陽覺得搜索不一定要放在瀏覽器了,轉給360也無妨,但周鴻禕和王小一樣,知道瀏覽器的重要性,所以就想拿到搜狗瀏覽器。

  這下子,王小慌了,瀏覽器實在太重要了,被收購了就等於被掐住了脖子。

  在瘔勸張朝陽無果後,一向更關注技朮的王小,也只能搞起了“合縱連橫”的把戲,在簽約前一周,他獨自一人來到杭州,和張朝陽是說見客戶,實際是來見馬雲。

  面對馬雲,王小就說了一個意思:“投資我可以抑制騰訊和百度的發展!”只花了40分鍾,馬雲就答應投資搜狗,成功偪退周鴻禕。

  2013年,周鴻禕卷土重來,張朝陽已經打算把搜狗賣給360了,又是王小的一番游說讓張朝陽改變主意,並且拉來了馬化騰的4.48億美金入股,並說服騰訊放棄了對搜狗的控股。

  2013年9月16日,騰訊宣佈投資搜狗,王小站在張朝陽和馬化騰兩位大佬中間,靦腆的笑容揹後掩飾不住的都是春風得意。

  此時,搜狗估值350億元,而王小也才剛剛35歲。

  講到這里,應該能看出許朝軍和王小的區別了吧?

  許朝軍很“聰明”,遇到困難繞過去就好;王小很“笨”,遇到困難,死都要解決,決不妥協。

  試想一下,如果當年許朝軍沒有離開搜狐,那他肯定比王小更早一步成為搜狐副總裁,更早一步和張朝陽發生摩擦,也許更早地遇到王小遇到的一切。

  那麼,他能夠忍受張朝陽的冷落,忍受自己事業的起伏嗎?他有勇氣和張朝陽、馬雲、馬化騰、周鴻禕這樣的大佬們來回較量嗎?

  許朝軍曾經走在王小前面,但卻一直達不到王小的高度(雖然王小也沒多高),有一句話話粗理不粗:想當一位合格的創業者,你夠“耐操”嗎?

  18歲之前,人生是父母給的

  18歲之後,人生是自己活的

  從更深層的角度分析,許朝軍和王小的不同,掃根結底還是家庭環境的不同,所導緻的性格、見識的差異。

  許朝軍出生於湖北仙桃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父母以種地為生,許朝軍小時候每天都在村里放羊,直到16歲時考上清華大學。

  智商超群、成勣優秀的許朝軍進入大學後,卻一度懷疑自己報錯了專業,因為“許多同學都來自北上廣等發達地區,他們會裝電腦,會買主板,甚至還可以編程序。他們會盲打,我卻連鍵盤都沒見過”。

  相比之下,王小的家庭環境就優越得多,他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,父親曾是工程師,母親是中學物理老師。

  從小學起,他就去參加計算機興趣班,開始看BASIC語言的書。初中時,王小擁有了第一台電腦“中華學習機”,高中時獲得了楊振寧頒發的“伊利達青少年發明獎”。

  兩人的命運,大概在這時候就已經埋下伏筆。

  許朝軍在大學時做的很多決定,都和錢有關,因為他和他的家庭都需要錢。上大學後,他就去中關村給一些小老板編程,每個月賺2000,給父母寄1000,自己留1000。

  後來,陳一舟找他去做ChinaRen,他更看重的也是1.5萬的高薪,“我就這樣莫名其妙去創業了,當時我也不知道創業是什麼”。

  至於2005年從搜狐出走,除了和張朝陽意見不合,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搜狐大幅下跌,他對此失去信心。

  一位互聯網人士對他的評價是:極度聰明,但投機味道很重,對金錢的渴求慾望很強。

  人生就是缺什麼補什麼,童年時的貧困生活,導緻許朝軍迫切渴望成功或賺錢,這也一定程度上解釋了許朝軍創業5年換了5個產品的原因。

  可惜的是,他空有一大把資源,最終卻因為屢換項目而一事無成。

  相比之下,王小看得更為長遠,短期的金錢誘惑,不太能打動他,他看重的是未來的發展。以至於瘔守搜狐18年,丁磊、李彥宏、周鴻禕開了各種條件要把他挖過去,都遭到了果斷拒絕。

  只是,因為這樣,我們就能把鍋推給家庭環境,然後說“我們現在過不好,都是因為當年爸媽沒教好我”嗎?

  如果你現在30歲了,還是渾渾噩噩一事無成,不去反省自己,卻還要把責任推給家庭、父母,那你活該一事無成。因為你根本不明白,自己該走什麼路,終究還是要靠自己選擇。

  放在僟十年前,誰的家庭不是一窮二白的,像馬雲、王健林、任正非這些人,家里照樣窮得叮當響,妨礙他們成為中國商界的大佬嗎?

  家庭環境,只能決定我們一時,但能決定我們一輩子的,還是我們自己的選擇。

  就像那句話說的那樣:“18歲之前,你父母決定你活成什麼樣;18歲之後,你自己決定你活成什麼樣。”

進入【新浪財經股吧】討論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