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工商扣機油 貨運公司成為被告

  陳太富 記者 袁鉦鉦

  黃波(化名)找貨運公司托運了21件機油到瀘州,幾天後他得知,自己的貨物被工商執法人員扣留了。緊接著黃波了解到一個讓他哭笑不得的消息,收繳自己貨物的工商人員是假冒的,“中國手藝”創意設計比賽啟動。隨後,黃波將貨運公司起訴到金牛區法院,要求其賠償相關費用5000多元。昨日,金牛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。由於被告方在法院“迷路”,未找到法庭,庭審時黃波一個人唱了一出“獨角戲”。

  暈 托運貨物遭假工商繳了

  去年12月7日,成都的個體戶黃波將21件機油委托平安貨運公司托運到瀘州。

  4天後黃波得知,自己托運的貨物運到瀘州後,工商執法人員以機油是假冒產品為由將貨物予以收繳。隨後,黃波拿著財物扣留通知書來到工商局想拿回貨物。經工商局鑒定,這張通知書是偽造的,工商局並沒有到平安貨運公司扣留貨物。“扣貨的工商員是假冒的!”黃波馬上向警方報了案。

  隨後,黃波向貨運公司負責人張翠(化名)索賠,遭到張的拒絕。去年12月22日,黃波將張翠起訴到法院,要求其賠償貨物損失、運輸費等共計5000多元。昨日,金牛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。

  法庭上,黃波稱雖然貨物是被假冒的工商執法人員騙走的,但貨運公司在沒有核實對方身份的情況下,就隨便將顧客的貨物交給他人,一切都是對方管理混亂造成的,應該承擔責任。

  由於在庭審過程中,張翠一直沒有出現。在審理完畢後,法官宣布休庭。

  霉 被告去出庭卻“迷路”了

  隨後,記者聯係上了張翠。原來,庭審時她沒有找到法庭在哪里,一直在法院大廳內徘徊。當記者告訴她庭審已經結束時,她感到很失望。

  對於貨物被詐騙的事,張翠說:“因為貨運單一般只有收貨人電話,而黃波的貨物運到瀘州後,收貨人總稱自己有事,所以貨物一直沒有送出去,台南回頭車。到了第4天,來了幾個自稱是工商局的人。檢查後,他們指出黃波的那批機油是假冒產品,要依法予以扣留。”張翠稱,對方當時出具了一張財物扣留通知書,上面還加蓋了公章。

  張翠認為,那些假冒工商執法人員既有証件又有公章,高雄搬家公司,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來,對於黃波貨物的丟失,貨運公司不應承擔責任。